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东莞新闻

你,真的要向手机低头吗

2016-11-07 08:04 来源:南方日报

  绘图:陈健珊

  更多精彩内容 请扫描二维码

  南方名记

  曹斯工作室 出品

  主创:南方日报记者 曹斯 李秀婷 实习生 谢欣茵 张丹

  “女子搭地铁只顾看手机滚下楼梯……”11月1日,23岁的记者张博(化名)看到这条微信推送时,也正在边看手机边下楼梯,准备去搭地铁。

  他自嘲地笑笑,移动拇指拉下通知页面继续浏览信息。他想,也许自己解锁了“盲人模式”,也许概率论正在发挥积极一面的作用……

  作为广州一家报社的记者,对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张博没空考虑低头带来的危害等“虚无缥缈”的事情,他必须全力以赴。全力以赴在这里的意义是:让自己成为报社高速信息流运转过程的一部分——他要在几十个微信群中接收信息和任务,要跟各个采访对象保持联系,要跟同行随时沟通,还要跟供职报纸的纸媒编辑、客户端及两微一报编辑保持顺畅交流。当然,还有上级交办的其他工作,也需要他去完成。

  他说,每天要处理的信息,如果用公文纸打印出来,可能两周之内就能把他那不算很小的办公桌变成一座“小纸山”。现在这座“山”还在以网络信号的形式出现在他的手机里,像千斤重物一般“拽”着他的脖子,低低垂下。

  本周“南方特稿”,聚焦“低头族”的故事。

  故事1

  无法下线的人

  11月2日早上,在独自租住的房子里,张博又一次莫名其妙地醒了。昨晚工作到很晚,但他仍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没做完。

  几乎闭着眼睛就摸到了床边的手机,按了两下屏幕,张博却发现手机没被点亮。他这才想起昨晚下班回家时把充电器忘在报社,现在手机已自动关机了。

  他从床上弹起来,洗漱,飞速赶到报社后,立即拿起充电器。“叮”的一声,屏幕亮起。

  开机后各种信息提示、未接来电提醒纷纷涌入,虽然让他手忙脚乱,但已没了那种莫名的心悸。

  编辑昨晚发来两条信息:“把视频也放进推送里。”“那两条微信推送,明早9时左右可以推了。”但现在已是10时30分了。

  还有其他同事的信息:“阿博,在电脑前吗,帮我传一下稿子。”这些信息都已失去了“时效性”。

  张博拍了拍脑袋,一一回复、解释。

  “就一个晚上,耽误了不少工作。”可他心里暗暗庆幸的是,没有因此而错过什么重大新闻,否则就真出事了。

  “媒体人真的离不开手机。编辑微信推送时需要在手机上预览,闲暇之余也要用手机应用关注各种新闻,和被访者联系更是需要手机。出去采访,都需要发即时新闻,如果没有手机,根本无法快速发给后方编辑。脱离了移动网络,就等于失去了传播与获取信息最便捷的渠道。”张博说。

  张博的手机微信上有各种群:“微信运营”是聊公众号推送工作;“一家子”是和家人们谈家长里短;“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是和几个大学要好的朋友谈天说地……他觉得手机已经成为了“人的延伸”。

  那一天,张博很快就下班了——并没有多少必须在办公室处理的工作。记者与他站在拥挤的车厢里,周围熙攘却无人说话,几乎所有人都低着头,一手抓着扶杆,一手按着手机,身体便随列车的运行而轻晃。

  很快,还在跟记者对话的张博也取出手机,礼貌地说“稍等,我回个信息”。他下班了,但手机没有下线,也不能下线。

  故事2

  被“绑架”的人

  眼镜从35岁医生唐子宁(化名)的鼻梁上轻微滑落,眼睛的疲倦无处可藏。他托了托眼镜,继续低头看一个叫《低头人生》的短片。

  这个由中央美术学院制作的短片不到3分钟,以夸张的手法描绘了“低头族”的生活状态——形形色色的人们低着头,与他人全程无交流,各种意外随之而来,最终如多米诺骨牌般,一环扣一环,导致世界毁灭。

  看到短片中有一位医生因沉迷手机,把针错扎在患者的脑袋上,唐子宁笑着摇摇头:“有些荒诞呢!”

  唐子宁在广州一所三甲大医院工作,工龄超10年。这家医院的日均门诊量超过1万,手机成了连接他和工作的必需品。唐子宁说自己被“绑架”了,但绑架他的是工作,通过手机。

  “我不是离开了手机、网络就坐立难安的人,庞大的信息流对我吸引力有限,每天上班都信息过载了,可有时不看不行。”唐子宁说,他有20多个工作群。其中,好几个置顶群联系着小组的值班医生,他们则连接着临床一线,直达病人的生命安全。

  唐子宁的父母从老家来看他。两位近70岁的老人,乘坐8小时火车,转地铁,大清早到达家里。喘了口气,二老便急忙到市场买了儿子爱吃的芋头、莲藕、排骨。

  唐子宁开门的那一刻,是13时30分。饭菜香是此刻亲情的最好表白,弥漫在小客厅。唐子宁鼻子一酸。“他们在这住不惯,一年也就来一两回。”一家三口聚在一块吃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近况,已是他们餐桌上的最佳体验。

  但要做到这点也很难。“叮咚”,是微信提示音。“不好,铁定有事!”他赶忙放下碗筷,从兜里掏出手机——下级医生请示中午一个急诊入院的病人的处置方法。

  “验血、心电图排查……”唐子宁低头飞快打字。每当此时,他的父母也会条件反射般放下筷子,静候。“他们说了,饭得一块吃才有滋味儿”。

  一家人大半年没聚,中午一顿饭,就被打断了五六回。“工作的‘手’伸得可长了!”唐子宁苦笑,“我们的职业特殊,没有群聊,电话也会不停打过来。依靠新技术,现在可以及时安排工作,也可以看看验单,总体还是便利多了”。

  故事3

  无处可逃的人

  “为了不做低头族,我准备辞职了。”在广州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的安娜(化名)向上吹了一口气,刘海飘了一下。她说最近动了心思,要告别“低头族”的生活。

  作为服务各大企业在社交平台进行品牌营销推广的资深客户经理,安娜平时最亲密的“伴侣”就是手机,不仅要随时接客户电话,微信群里的讨论也一天到晚几乎没有断过。

  一天凌晨,客户突然在微信群里说要开会。加了一天班回到家,刚想喘口气的安娜又立即加入了多方电话会议。此时,其他参会人员还都在线上,没有一个人因已经休息需要打电话叫醒。

  “手机的出现,让你的工作更容易找到你,而不是朋友。”安娜苦笑着说。

  她的上一级领导,似乎每天24小时都在紧密“监控”着手机动态,无论多晚,微信工作群里只要客户方说话,都能立即看到他给出回复。

  “我做不到这样。”安娜摇摇头。

  安娜想起了刚入行时,客户沟通工作还更多地使用邮件,更正式些。随着微信兴起,客户方越来越多地通过微信来沟通工作,甚至在下达正式工作需求时,也是通过微信,甚至语音。安娜说,他们需要时刻留意手机是否有客户的回复。

  进入这个行业以来,安娜在微信上的聊天基本都是在工作群,刷朋友圈和微博也是为了工作。尤其是在做新品推广和品牌营销活动时,她和同事们还需要紧扣当下热点,更需要不停“刷刷刷”。有时,他们甚至需要一个星期才能找到合适的热点,期间,他们几乎都要“黏”在手机上。

  “我其实是有些怕了,听到手机提示音就会条件反射般地想要逃离”。她动了辞职换工作的心思,但又觉得很无奈,“整个行业几乎都是这样的生态,即使找一份新工作,估计也不会有太大的改观”。

  专家观点

  南方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心理学系讲师杨雪岭:

  “低头族”是现代人的无奈

  南方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心理学系讲师杨雪岭认为,不得不“低头”是现代人的无奈,“现代人处于信息爆炸之中,如果不接受这些信息,会面临更大压力,甚至损失很多机会”。

  她坦承自己也有这方面的压力:“手机、微信等作为工具提供了诸多便利,也满足了很多人的心理需求,但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接受信息,也会带来心理问题,使情绪变得烦躁不安,注意力难以集中,甚至会用手机‘成瘾’。”

  “有一类人,他们的即时满足需求会强一些,更容易依赖手机。”杨雪岭解释,大脑存在两个奖励系统,一个是比较原始的即时奖励系统,表现为人们看到什么就要马上满足。另一个则是更高级的前额叶执行功能的系统,它会指导我们完成长期的目标,忽略短期的即时满足。我们不间断地看手机,其实是一种即时满足,会刺激我们原始的大脑奖励系统。

  对于自控力低的人,杨雪岭建议,在需要专注做事情的时候,就把手机放在看不到或者有点距离的地方。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心理咨询科主任医师关念红:

  关键看我们如何用好手机

  “手机只是通讯工具。大家谴责‘低头族’之余,也都在用。”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心理咨询科主任医师关念红看来,手机受欢迎,是因为其能使生活更便捷,否则不会被如此广泛使用并持续下来。因此,它的出现,积极意义更多。

  然而,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手机亦然。关念红说,正因为手机太好用,它让工作和其他事情更多地介入了人的生活、社交,导致界线不如以前分明。

  在关念红看来,“关键看我们如何更好运用这些工具。给生活设定界线是比较好的做法,休息就是休息,工作就是工作,才有利于维持身心健康。

 

 

编辑: 冯文美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