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东莞新闻

东莞恢复“校内午托”需打通几道关卡?

2017-03-21 08:35 来源:南方日报 王慧

  南城阳光第三小学附近的一家午托机构,学生们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午餐。南方日报记者 孙俊杰 摄

  近日,关于恢复校内午托话题再次发酵,缘由是莞城街道在辖区公办小学展开了一场关于恢复午托的问卷调研。

  从2015年9月开始,东莞核心城区南城、东城和莞城街道,分别对入校新生取消校内午托。其中南城街道从2016年9月开始,全面取消了辖区公办小学所有校内午托服务。而东城和莞城,至今还保留对2015年9月前入学学生的校内午托服务。在今年的东莞“两会”上,多名政协委员递交提案,呼吁东莞恢复学校午托,解决校外午托带来的各种隐忧。

  此次,莞城街道针对恢复午托的调研也正值教育部《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出台一周时间。

  显然,午托也属于课后服务范畴,《意见》明确中小学校要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一方面使得校内午托的政策依据开始逐渐明了;另一方面使得家长对校内午托诉求被再次提出。

  记者从莞城街道教育办了解到,此次调研主要是集思广益,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满足民众对校内午托的诉求。接下来,还将展开专项调研,看看是否具备恢复的场所条件。

  对此,东莞理工学院法律与社会学院副教授魏红征表示,政府能够及时回应,并展开调研。对这种迅速反应,应该点赞。从恢复校内午托的推进时间和条件上,公众还应给予更多理解,需要时间来解决。

  那么,恢复校内午托,需要打通几道关卡呢?

  学校和老师的支持不可少

  此次莞城街道的调研分为纸质问卷和网上问卷两个部分。其中,在网上问卷调研中,一位网友留言:“这个投票实质上是看哪个群体的人数多,很明显教师人数远不及家长人数多。投票的意义何在?当太多的非教育责任成为学校和教师的‘责任’,当学校和教师身疲力竭了,最受伤的是谁?”

  还有网友坦言:“虽然我小孩以后应该也会就读莞城的公立小学,我也希望学校可以午托,但是如果学校的午托就是把非教育责任和压力都施加给教师的话,那教师的压力问题谁来缓解?如能由学校委托可靠的第三方进行托管,会是相对比较合适的解决方法吧。家长不能只以自己小孩的利益就要求学校恢复午托,将心比心啊!”

  尽管,教育部明确中小学校要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老师对校内托管压力也在增大。据不完全统计,午托占去老师在校时间的1/3,老师负担重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小孩就读于莞城中心小学的张女士告诉记者:“老师平常在学校的时间为8个小时,作为家长我们也更希望老师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教学和教研上。现在孩子在校外午托,也有专业托管老师负责中午的起居,挺好的。如果恢复校内午托,要分散老师的精力,宁可不选择恢复。”

  记者从松山湖、厚街和石龙等保留校内午托的镇区了解到,厚街、石龙主要采用跟班老师轮班值日的方式。石龙镇宣传和教育文体局副局长杨森林坦言:“石龙决定保留校内午托,也是做了很多工作争取老师的理解和支持。”

  松山湖园区公办小学则采用第三方物业或者生活老师管理的方式,跟班教师需要在孩子睡觉前去看看,随后的时间由生活老师看管。

  针对恢复校内午托后,老师负担会增加,甚至还有家长想出“家长轮值”的办法。小孩在莞城建设小学就读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全班50个学生,一个班每次有两个家长去轮值就足够了。家长去学校主要是组织午餐、看管午休和维护纪律。并且高低年级学生成熟度不同。家长一个月去一天,总比每天去接送好。我们都觉得这是减轻老师负担,同时又不增加家庭经济负担的好办法。”

  学校附近的午托中心,学生们正在午睡。 南方日报记者 孙俊杰摄

  校内服务条件要逐步完善

  莞城街道教育办主任赵志军说:“‘校内午托’对学校内托管条件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比如全班40多个孩子集体在教室用餐,教室空气也会不好。又比如午睡地点的通风、干燥等,都是我们要重点考虑的。”

  一位莞城公办小学的家长在网上留言:“我看过学校午托的睡觉环境,一个舞蹈室里睡满了打地铺的孩子,一个挨着一个,如果其中有一个动来动去不睡,那前后左右的都别想睡了,而且感觉像个难民营一样,外面接送站是一人一床位,一间房才8—10个孩子,午托费虽然比学校贵,但孩子们的午休条件不错,所以还是让他们自由选择吧。”

  在石龙镇,目前公办小学学生超过7000人,石龙镇为学生提供“一人一床”。“但实话实说,因为场地限制,一个房间里满满地摆上孩子们的上下铺。我们也在想办法,比如新建或扩建校舍,尽力为孩子们创造好的午托条件。”杨森林说。

  校内服务的场地限制与东莞现有公办学位紧张的事实密切相关。

  2016年9月开始,南城全面取消公办学校校内午托,曾受到争议。记者了解到,根据初步摸底,今年南城8所公办小学新生估计要增加1000人,一年级要增加20个班,学位紧张成常态。

  南城街道党委书记陈桂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通过逐步取消现有小学午休室、改造利用率低的功能室、在学校早期预留场地或闲置场地加盖教学楼、规划新建学校等方式来增加学位。由此可见,为未来5—10年提供充足的入学指标,成为南城教育规划的主要战略方向。

  东莞教育界普遍存在的共识是:一方面东莞随迁子女基数大,政府解决随迁子女入读公办学校的压力较大;另一方面要提供优质安全的课外服务,确实需要给政府和学校缓冲的时间。

  可尝试利用社会资源解决问题

  在今年的东莞“两会”上,来自市中医院的政协委员黄中强呼吁,如果学校在管理上有顾虑,能否像医院护工一样承包管理工作,也就是说学校提供场地,让社会上有资质有能力的企业来承包管理。如果以上做法还不行,能否通过政府牵头在校外成立一些正规的大型接送站,以此来解决难题。

  政协委员李浩荣认为,可设立专项经费支持公办学校开办午托班,用于改善学校的午托服务及硬件条件等,由学校统一管理,家长自愿参加。同时由市物价局制定统一收费标准,明确服务项目、规范管理标准等。

  在减轻学校管理压力和老师工作负担上,家长们纷纷指向购买第三方服务,有家长在网上留言:“我提两个方案:一、参照幼儿园、中学做法,每班配1个生活老师,专门负责小学生的吃饭、午休问题,还可以负责晚放学后的教室清洁,纳入行政事业单位聘员管理;二、购买第三方服务,学校负责监管,保质保量,财政专项经费列支,适当收取学生成本费用。无论是第一个方案还是第二个方案,都需要教育局与财政局共同制定政策安排。”

  多寻求政策上的突破和创新

  去年,东莞市改革办就东莞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组织专项调研评估,其中在参与随迁子女入学调研部分,魏红征发现,以取消午托午餐为例,有些镇街为了增加公办小学学位供给,取消午托午餐来腾出更多的课室。但我们在访谈中发现,很多进城务工人员对这种降低公共服务质量换来学位的做法并不认同,有些人甚至因此干脆放弃申请。

  “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要敢于啃硬骨头。”他认为,事实上,社会在发展,积分入学政策带来的社会溢出效应,也更应该得到重视,并加以完善。校内午托这些细节,虽然在内涵上不属于积分入学改革的范畴,但也直接影响到积分入学制度设计的初衷。建议政府在完善改革中加以解决,多寻求一些政策上的突破和创新,敢于啃硬骨头,为打造城市核心竞争力多提供一些公共服务的亮点支撑。

  魏红征认为,相比而言,东莞人口密度和建筑密度毕竟还不大,政府公共服务的弹性还可以更强,可以做出更加积极的尝试,比如可以尝试校外租赁等新型托管方式。

  南方日报记者 王慧

编辑: 冯文美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