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东莞新闻

她是东莞唯一的古籍文献修复师

2017-04-11 15:39 来源:东莞阳光网

  去年国内一部很火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让修文物这种冷门工作,一时间成为大众的热门话题。而在东莞莞城图书馆,也有一位80后古籍文献修复师在默默耕耘,她的名字是张笑艳,做的正是外人眼里神秘的修文物工作。她用巧手为“患病”东莞历史古籍做“治疗”,让它们重新被阅读。

  据她介绍,这本古书纸质严重焦脆,书叶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笑艳选择用无纺布“大补”,替代常用的塑料薄膜,来做修复打底。

  修复古籍,单单在纸张的选择上,就需要下很多功夫。竹纸、皮纸等修复材料,不能用化学染料上色,张笑艳选择用普洱茶一层一层渲染,直到与古籍颜色相近。

 

  在修复过程中,张笑艳的每一个动作、一个步骤,都格外小心,可以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因为稍有差池,书籍可能就会受损得更严重。“需要修补的古书每本都它独特的历史价值,需要被认真保存。”张笑艳道出了古书修复的意义。

  文物修复是冷门专业,平常人很难接触,学中文的张笑艳接触古籍文献修复,完全是个意外。毕业后,她曾做过记者,采访时认识到了原广东省博物馆从事文物修复工作逾三十年的专家钟卫平,从此迷上文物修复。

  2008年至今,“半路出家”的张笑艳不断地学习和实践,坚持利用业余的时间来进行钻研修复技术,积极与行业内人士交流,还参加由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纸质文献修复培训,现在已经是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专业委员会会员。

  如今,张笑艳已经成为古籍文献修复室的负责人,也是唯一的古籍文献修复师。正所谓慢工出细活,张笑艳说,修复古籍要修旧如旧,她修复一叶书叶(两页书页合在一起,称“一叶”)至少耗费三四十分钟,速度快些一天能完成六七叶,如果修复难度很高,一天修复工作两三叶也很常见。所以在她看来,每修复完一本古籍,她都会有很大的满足感。

  为了方便工作,张笑艳特意留了长指甲,有时用于替代镊子等工具。因为古籍布满霉菌、粉尘,又长时间低头工作,笑艳出现颈椎病、鼻炎等职业病。但另一方面,她也在工作中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面,“因为这是我喜欢做的事,会想尽办法去钻研很多问题”。

  据张笑艳介绍,目前全国做古籍修复的专职人士只有几百名,很多人都难以坚持,最实际的问题是行业不赚钱,另外就是寂寞和枯燥。家人也曾建议她考虑换工作,但最终还是决定坚持。张笑艳也有自己的小心愿——拥有更大、更专业的工作室。“专业很重要,也希望自己日后能起到标杆的带头作用。”

  8年来,张笑艳参与修复的作品有东莞鸦片战争博物馆馆藏清代人物象牙扇、明代仇英手卷、近代傅抱石扇面、清末古籍、太公画等。而单独修复完成的修复作品有莞城图书馆馆藏民国《非非画报》、木鱼书及原东莞市博物图书馆古籍《诚斋集》。

编辑: 冯文美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