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东莞新闻

现存于世的千角灯仅三盏

2017-07-19 15:04 来源:羊城晚报 王俊伟

  千角灯雍容霸气

  灯顶用于悬挂灯带的飞舞彩龙

  张树祺指导学员制作宫灯

  文/羊城晚报记者 余晓玲 图 /羊城晚报记者 王俊伟

  “一定要把这个(千角灯)传承下去,你不做就没人做了。”虽然时间已过去八年,但年逾古稀的千角灯省级非遗传承人张树褀至今记得父亲临终前对他的嘱托。为了不让父亲留有遗憾,张树褀虽然当时心里没底但还是应承了父亲。时间过去八年,张树褀真正担起了千角灯的传承重任。去年3月,由张树褀操刀完成的一盏新的千角灯在东莞市民艺术中心非遗展厅亮相。自此,现存于世的千角灯共三盏。

  为了将千角灯制作技艺传承下去,去年年底,张树祺招收了第一批学徒,这也是建国后的首批千角灯学徒。他从最基础的扎纸片、扎铁线开始教,目前这些徒弟还在学习制作宫灯,将于今年10月开始学习千角灯的制作。

  壹

  相传源自宋代曾消失数十年

  千角灯是千盏灯的灯,即一盏灯里有一千个角、一千盏灯之意。千角灯历史悠久,体积巨大,工艺精湛,被誉为东莞民间工艺瑰宝。相传千角灯是源自宋代的宫灯,由宋代皇室传至东莞,原为东莞赵家独有。

  据《赵氏族谱》记载,千角灯为东莞赵氏家人制作,每十年扎作一次,制好后于正月悬挂于赵氏宗祠内供人瞻观,作为本家族添男丁开灯仪式之用。每年春节,人们观看千角灯,企求添丁,成了莞城风俗。民国丁丑年(1937年)东莞诗人杨鹤宾《东莞竹枝词》载曰:“一灯千角庆元宵,赵氏天潢衍宋朝。但愿灯花来报喜,三年抱两饮灯烧。”

  建国后,千角灯也曾有过公开的展出。1957年,千角灯在广州市文化公园元宵灯会上展出,其古香古韵,造型卓绝,流光溢彩,富丽华贵,成为一时街头巷尾之美谈。此外,千角灯于1963年在东莞县展览馆、1965年在可园展出,都轰动一时。这几次展出的千角灯,由莞城“新插华”纸扎铺和原莞城工艺厂的三位扎作艺人制作。

  1967年由于历史原因灯带被毁千角灯的制作也随之停止。“1967年之后直到2004年,千角灯就没有出现过。”张树祺说。

  贰

  一份传承的执著让千角灯重生

  “父亲本就是莞城工艺厂的扎作艺人,曾参与了1957年展出的那盏千角灯的制作,父亲一生都在做灯,所以当2004年莞城街道办找到我父亲时,我父亲虽然已经八十多岁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张树祺回忆,父亲和另一位老艺人抱着为东莞保存一份濒临失传的民间绝艺的信念,努力回忆多年前扎制千角灯的各个环节,通过回忆、构思、制作,历时8个月的制作,失传多年的千角灯于2004年8月重现人间。这盏千角灯如今悬挂于东莞人民公园博物图书馆内。

  2005年2月,父亲带着他再次制作千角灯,这盏千角灯高6.5米、宽5.5米,并参加了当年的中国·沈阳国际新春灯会中华彩灯设计大赛,荣获“山花奖”金奖第一名和“中华第一灯”称号。2006年5月,东莞千角灯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盏千角灯一直放在莞城文化周末剧场的通道大厅进行展示。

  2016年3月亮相于东莞市民艺术中心非遗展厅的千角灯则由张树祺独自操刀。自此,存于世的千角灯共三盏。

  “一定要把这个(千角灯)传承下去,你不做就没人做了。”张树祺至今记得父亲临终前对他的嘱托。他告诉记者,父亲在2009年被评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但之后不久父亲就去世了。当时,为了不让父亲留有遗憾,张树祺应承了父亲。

  叁

  制作需精湛技艺全凭口口相传

  “2015年,当我接到要为非遗展厅制作一盏新千角灯的活时,我老妈让我别接,她担心我做不了。”张树祺称,千角灯的制作为纯手工,工艺极其复杂,且无图纸无样本流传,只由师傅口传身授,他也只是2004、2005年才在父亲的指导下参与制作千角灯,接到制作新千角灯的活时距上一次的制作已经过去十多年。全凭记忆,张树祺最终构思出了千角灯的模样,“灯体的骨架是基础,骨架一定要牢固,这也是制作千角灯的最难点,骨架搭好了,其他的都不是那么难了。”因为是第一次单独做,做这盏千角灯,张树祺花了八个多月时间,当然他还请了不少人打下手。

  除了灯体外,千角灯还有灯顶、灯柱、灯带、灯尾等,其中灯顶部分主要是用铁丝扎作的八条立体呈腾飞状态的彩龙,八条彩龙分别在灯顶的八大角上。“彩龙工艺也比较复杂,2015年对文化周末剧场那盏千角灯进行修复时,八条彩龙就花费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制作非遗展厅的这盏千角灯时,对彩龙我还做了改进,使之更美更有气势。”

  2016年3月,这盏由张树祺操刀的千角灯在东莞市民艺术中心非遗展厅亮相,好评如潮。

  肆

  开班传道授业收徒传承技艺

  张树祺有两个儿子,本来可以将技艺传授给他们,但他们兴趣不在此。他对记者说:“今年我已经71岁了,如果我能够像我父亲一般长寿也最多再活20年,手工艺没传承下去则是没用的。”但他也坦言,这门手艺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必须打下坚实的基础后才行,短时间内难以掌握精髓。

  去年5月,在政府的支持下,千角灯传习所培训班开班,每周六开课。张树祺从几十名学员中挑选了十名收为徒弟,而这也是建国之后首批千角灯学徒,“全部零基础,但他们要真心愿意做这个事情。”7月15日正值周六,数十名学员冒雨来到莞城东正社区服务中心上课。张树祺称,十名徒弟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最看中的是他们的执着,“从现在来看,他们应该能做千角灯,但能做得怎样,现在还很难讲。”

  十名徒弟都是零基础,张树祺得从最基本的扎纸片、扎铁线开始教,目前这些徒弟还在学习制作宫灯。“只有打好了基础才能开始学做千角灯,第一批徒弟将于今年10月开始学。”

  今年,张树祺再次从第二批的学员中筛选了8人收为徒弟,如今18名徒弟中年龄最大的49岁,最小的才20多岁。“每个年龄段都有几个,这样利于技艺的传承。”

  

  3D打印有望开发文创衍生品

  今年3月,在张树祺的徒弟胡志华的尝试下,通过电脑绘图、3D打印,千角灯被制成了一个卷纸般大小的模型。胡志华想将现代科技融入到传统手艺当中,希望通过先进的技术把千角灯做成不同形式的衍生品,将千角灯的传统文化推出市场,让更多人了解千角灯。但要把制作工艺复杂的千角灯批量制作成衍生品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目前还在构思和尝试制作样品的阶段。

  莞城文化服务中心方面表示,一直以来,莞城都致力于保护和传承千角灯文化,对有千角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徒弟用3D打印技术做千角灯模型感到很欣喜。该中心主任梁晓丽表示,制作千角灯文创衍生品要尊重千角灯原本的形式与内涵,让千角灯所凝结的文化内涵成为其衍生品的核心价值和市场竞争力所在。

 

编辑: 冯文美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