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东莞新闻

边防战士钟声:入伍三个月即奔赴战场 水土不服抱病坚持战斗

2017-08-02 08:47 来源:南方日报

  钟声讲起30多年前的经历,许多细节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1983年10月,钟声夫妇在部队里拍照留念。

  1978年底,19岁的钟声出于对部队的向往,怀着保家卫国的朴素理想响应号召参军入伍,来到了当时局势紧张的边境地区,成为边防团的一名战士。在之后五年的部队生涯中,他先后经历了战场的凶险、父亲病逝未能见最后一面的遗憾、因技术过硬被授予个人二等功的喜悦。日前,钟声在位于新市社区的家中为记者讲述了那段往事。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陈启亮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孙俊杰

  1 从小立志参军入伍保家卫国

  记者来到钟声位于新市社区的家中时,钟声刚从外面的工地上赶回来,他现在作为老板在黄江经营一些建筑防渗补漏的工程,经常需要在外面跑动。

  钟声1959年出生于广东梅州,今年已经58岁。谈起30多年前的那段经历,他就像讲述一件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样,每个关键的节点以及许多细节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钟声在家里六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四,父亲是当地一所学校的语文老师,还曾担任过校长。当时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宽裕,但父亲非常注重对几个子女的教育。“自己从小就看很多关于部队方面的各类作品,受影响很大,一直希望能够参军入伍保家卫国,其他的问题并没有过多考虑。”钟声表示,1978年底,西南边境地区的紧张气氛已经被国人所感知,征兵人员也告知新入伍者可能将被派往戍边,这种情况下父亲依然支持钟声参军,实现了他的心愿。

  到部队以后,钟声被派往广西靖西县某边防团,成为一名火箭排新兵,该团担任着驻地周围近200公里的边境警戒任务,职责重大。钟声说,刚到部队时,自己随队住进了当地一个由小学校舍临时改成的营房里,开始了为期两个多月的高强度加急训练。

  每天5时,新兵连就开始起床外出进行拉练,一直到上午10时多回来继续训练,12时午饭后稍作休息,下午一时又开始训练,每天晚上训练到十一二时才结束。训练科目包括体能、队列、散打、射击等基础科目,作为火箭兵,钟声还要进行“40火箭筒”的发射训练。“当时作为新兵一开始有点吃不消,但是如果不尽快掌握作战的本领,将来上了战场怎么办呢?只能硬着头皮加紧训练。”钟声说。

  2 首次发射火箭实弹耳鸣十余天

  第一次练习火箭炮发射的经历让钟声至今难忘,该型号的火箭筒为肩扛式,对发射姿态要求较高,第一次实弹击发时由于没有掌握正确的姿势,炮弹飞射而出时巨大的响声给耳膜造成很大震动。钟声表示,一下午两次击发训练后,右耳听力都受到了影响,“耳朵里一直有嗡嗡响,响了十多天才消失。”

  后来班长告诉钟声,炮弹击发时需要稍稍张口,让颅内外气压相互平衡就可以缓解耳朵的负担。掌握了正确的方法,后来训练中钟声再也没出现过第一次时的状况。由于在新兵集训期间表现优秀,钟声还获得了连部的嘉奖。

  在新兵连,战友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这让刚刚离开家乡的钟声倍感新鲜,但训练生活条件的艰苦也让他印象深刻。“我们驻扎的地区没有水田,种不了稻谷,也几乎没有地方种蔬菜,所以大部分时间吃的都是干粮、干菜。”钟声说,偶尔隔一段时间部队会专门外出采购一些新鲜蔬菜回来补充营养,但也多是耐储存的菜,一吃就是很多天。

  尽管训练生活条件艰苦,但当父亲从家里寄信来询问入伍后的情况时,钟声选择了向父亲隐瞒真实情况,在回信中“报喜不报忧”,只说战友们相处很愉快,生活上也一切适应等,避免家里人担心。

  父亲因为在学校工作的缘故,可以经常看到《参考消息》等媒体的报道,钟声参军入伍后,所有来自广西方面的消息都会引起父亲的格外关注。一段时间以后,父亲根据媒体报道传递的讯息,感觉到气氛越来越紧张,预感战争将近,于是再次写信给钟声,但是这次的内容却不同以往。“父亲在这次来信中叮嘱我,万一不幸发生了战事,作为军人一定要勇敢作战,不要怕死,不当逃兵,不辱乡里。”父亲的训诫让钟声铭记至今。

  3 生病不下火线病情意外缓解

  1979年2月中旬,钟声入伍后不到三个月,所在部队就接到了上级的战备任务,开始向预定地域开拔。然而由于几个月来坚持高强度的训练,加上刚到广西水土不服,部队开拔前几天,钟声意外病倒了,患上了重感冒,身体虚弱,一连几天少有进食。

  即便如此,军令不等人,钟声毅然咬牙坚持,随部队一起连夜转移。“那天晚上坐在运兵车上走了两公里以后,身体产生强烈的不适感,在车上就连吐带咳,到指定地点以后我拿出手帕一看,上面都已经带着血迹了。”钟声说。

  然而形势的发展没有给他留下太多调整的时间,到达上级指定地点后第二天,钟声所在的部队就立刻接到了战斗命令,开赴战场。作为先头部队,担负着重要的作战任务,战斗刚一打响就十分激烈,“早上六时半接到上级的进攻指令,当时太阳还没出来,整个阵地火炮齐发照亮了头顶的天空,非常壮观。”

  排长担心钟声的身体状况,想要安排卫生员给他吃点药,但是找了一圈发现卫生员已经在敌人的轰炸中丧生,随身携带的药箱也被炸毁,无奈之下钟声只能继续咬牙加入战斗,“顾不得太多,大不了战死在这里。”在第一天激烈的战斗中,因为活动量大,心情也高度紧张,身上的军装不断被汗水打湿又吹干,反反复复,到下午时钟声的症状居然缓解了大半。

  因为生病几天没有正常进食的钟声,此时感受到了腹中强烈的饥饿,但他发现自己背负的压缩饼干等食物已经在战斗中遗失,于是他不得不向战友们求助,讨要一些来充饥。“战友们当时都特别照顾我,丝毫没有犹豫,拿出自己的那部分吃的分给我,吃完还问我够不够。”钟声说,不久后方补给送来了新的食物,自己才摆脱了缺粮状态,身体也彻底恢复。

  一个多月后,钟声所在的部队最后一批撤出战场,结束了战斗,而他所在的连队伤亡人数超过四分之一,同班战友也有一人牺牲。

  4 凭借出色表现荣获个人二等功

  入伍第二年,因为各方面表现良好,钟声在连队教导员的介绍下光荣入党,并在同年被任命为班长。1980年,钟声从原来的火箭排转到另一支部队的汽车连,成为一名汽车兵。在新的岗位上,钟声延续了一贯的认真作风,通过刻苦学习机械知识,不断摸索钻研,很快掌握了汽车驾驶和维修的整套技术。

  在汽车连,有一项特殊的荣誉叫做“红旗车驾驶员”,只有满足“爱车、守技、安全、节约”四项严格标准的优秀汽车兵才能获得,而钟声则先后两次获得此项殊荣。“当时通过自己摸索,整个汽车拆成零件我都能重新组装起来,对汽车知识非常了解;驾驶技术也很熟练,直到退伍前,每年驻地来了新兵,都是派我过去接回来。”之后钟声更是凭借着过硬的专业技能和出色的表现,被授予了个人二等功的荣誉。

  然而在1980年,父亲不幸身患肝癌,病情严重,体重从原来的140多斤骤减到不足80斤,但直到病逝前,和钟声的通信中都没有提及自己的病情。父亲去世前,钟声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这也成为他永远的遗憾。

  1984年退伍之后,钟声凭借自己在部队学到的汽车技术,先后在深圳、梅州等地从事过的士司机、挖掘机维修等工作。1994年来到黄江,也见证了黄江几十年的发展。钟声现在做的是建筑防水补漏工程,经常到黄江各个社区走动,他说自己作为一名党员,看到一些困难群众住房有问题需要修补,一般都会帮助维修并且免除费用,尽己所能帮助有需要的人。

编辑: 谢嘉玮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